助力乡村振兴 / 促进“三农”发展

Agricultural investment

跑一场社会生态农业“马拉松”

日期:2022-07-13 02:49 来源:admin 作者:admin 浏览:

  眼下,正是南汇水蜜桃上市季。在上海鹤丰生态农庄的百亩“桃园里,生态养殖的。桃子饱满多汁,令人垂涎欲滴。其中不少。已经;被家庭认养,只等着,成熟的“那一刻,直送到“主人”的家中。

  在生产端提倡生态农业等环境友好型生产方式,流通“环节强调缩短消费?者与生产者的距离,这样的模式,对于国内大部分消费者来说,也许还显陌生。在国外,它有一个专业的名词——社区支持农业(即Community Support Ag。ri!culture,以下简称CSA)。2000年初,这一模式在国内萌芽并在北京、上海等地投入实践,逐渐衍”生出,具有中国本土化特色的“社会”。

  这一!听来供需方双赢?的模式,发展并没有想象中顺利。有人在历经挫”折后退出,有人还在想尽办法寻找、盈利点,仅有小部分从业者实现了平稳发展。

  多年前,鹤丰生态农庄负责人仇明惠追随着父?辈的脚步来到有着“中国最美村镇”光环的牌楼村。在偶然的契机下,踏入都市农业的圈,子。

  “在上海近?郊,土地租金以及人力成本较高。当时觉得,的农产品质量高、附加值高,且可持续,所以满怀?斗志地。开始做了。”鹤丰生态农庄不使!用农!药与化学肥料,通过羊粪、稻糠、菇渣等,堆肥,以及生草?栽培、微生物肥等方式,提高土壤的有,机质含量。并且,通过农园认养、桃子预售等方式,与周边社区的居民建立起较为稳定的合作关系,部分产品通过会员预付或者储值购买的方式,定时送到客户的?手中。

  后来,仇明惠才了解“到,这样的生产模式在外国被称为CSA.如果说她的探索属于无意为之,那么在上海,还有一些:人或是出于环保理念,或是受“乡愁经济”驱动,从一开:始就已清、晰地将该模式作为立足之基。

  “有机、农业的最终目的是恢复土壤。”上海百欧欢有机生态农场相关负责人宋元园经过多年的实践,才终于理解老师说的这句话。有机农业并不是“放养”,而是遵循一定的标准,在不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、化肥等前提下,实现持续稳定的农业生产。

  “温柔”对待土地,也会获得同等的自然回馈。在鹤丰生态农、庄,桃园病害鲜有发生,还出现了上海多年未见的独角仙、萤火?虫等昆虫。百欧欢基地内,刺猬、黄鼠狼等动物时不时就会出没。

  从环保的角度来说,社会生态农业的价值毋庸置疑。但如果转换到经济视角会发现,这一模式在国内,的发展并没有“想象中顺利。放眼上海乃至全!国,真正实现稳步发展。并盈利的CSA农场,只占少数。

  “最主要的一点是,消费者端的驱动力“不足。”上海市农科院农业科技信息研!究所副研究员刘增金指出,国外是一部分家庭主妇为了有机生态主动寻找合作、社,因此更加有积极性预先支付费用,对产品”更加信任。国内是学!者、行业”精英和“乡村精英,从生产端开始探索,推进起来可能会相对艰难。

  生态有机的价格影响了大众的选择。比如国内的有机农产品,一般是市场普通农产品价格的3至5倍。

  成本究竟高在!哪里?以鹤丰为:例,仅仅是桃园垄上人工除草,在生长旺季时就需要额外招募20名临时工。有机肥也是高投入,一亩地如果使用化肥需要1000元左右,而微生物有机肥则需要约3000元。在生产成本之外,还有市;场教育、营销推广、精致包装、流通配送、产品损耗等综合费用,共同构成了生态有机农产品的高售价,令大多数人“望而却步”。

  “当下,产业化农业“仍然是。国内的主导,侧重保障农产品数量安全。CSA更重要的作用在于,提供生;态有机的更高品质农产品,以及为农业生产经营者提供更高收益和更低市场风险。”刘增?金指出,收益缓慢。的社”会生态”农业,需要一:些硬支持。政府可以扮演好规划者与支持者两”大角色。例如,对符合有机生产规!定的CSA”用地提供一些优惠;设立专项资金重点扶:持有机农业与生态农业项目;吸引金融机构及民间资本进入C“SA项目,以及引进、保险机构、完善有机认证等。

  农户也要充分利用互联网提升。自身实力。目前C”SA农场的销售渠道比较单一零散,大部分通过熟人介绍,口口相传。未来CSA农场不仅要:加强与单个消费者的联系,还可以考虑与高档餐馆、旅游景点、商业;超市合作,进一步?拓宽销售渠道,防控风险。

尊龙凯时